#卵巢癌

可望終結卵巢癌復發噩夢,PARP抑制劑標靶藥新發展讓患者突破存活率

可望終結卵巢癌復發噩夢,PARP抑制劑標靶藥新發展讓患者突破存活率#卵巢癌

根據衛福部統計,卵巢癌雖位居女性癌症排名第七位,但由於早期症狀不明顯加上復發率高,帶來相當高的致死率,有「婦女沈默殺手」之稱。值得慶幸的是,卵巢癌在標靶藥物選擇上有重大突破,不僅治療效果佳,甚至已能達到殲滅癌細胞、完全治癒的目標。 卵巢癌不論是第一次發生或是轉移,多會出現像腹脹、腹水、體重減輕、食慾不振等腸胃道症狀,或是隨著淋巴結轉移的位置發生病兆,如壓迫膀胱造成排尿等不同問題,因此很容易被誤以為是其他疾病。成功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副院長、婦產部許耿福醫師表示,卵巢癌由於發現困難,導致診斷時間較晚,高達五成的患者確診幾乎都已是第三、四期的狀況,在治療上相當棘手。 化療具抗藥性,二年內高達九成五病患會復發 卵巢癌一旦確診必須馬上進行手術,許耿福醫師說明,若是第三期之後,都會傾向要做完整的子宮及兩側卵巢輸卵管切除手術來將癌細胞清除乾淨,預後與存活率才會好;除非是早期癌症(腫瘤侷限在1a期)或是有生孩子的計畫,才會評估只切除單側卵巢、保留子宮等。 許耿福醫師表示,卵巢癌的復發率相當高,以第三、四期來說,二年內高達九成五患者會復發,最主要是化療有抗藥性,一旦復發,再度復發的間隔時間會再縮短,也因此,卵巢癌手術之後搭配標靶藥物的維持性治療,是延後復發的重大關鍵。 新藥治療追蹤超過六、七年,超過一半病患控制良好 目前標靶治療有分為血管新生抑制劑與PARP抑制劑藥物,血管新生抑制劑主要作用是抑制癌細胞生長,但對於第三、四期的卵巢癌要達到殺死腫瘤的效果較不理想。以卵巢癌來說,BRCA1、BRCA2 的基因突變為遺傳性卵巢癌的主因,許耿福醫師說明,透過基因檢測發現PARP抑制劑對BRCA1、BRCA2突變類型與同源重組缺陷細胞(HRD)的治療效果相當好,不僅能殺死殲滅癌細胞,更能延長無惡化的存活期;目前PARP抑制劑的標靶治療有超過五成的病患已經追蹤六、七年沒有復發,控制得很好。 許耿福醫師門診就有一名50幾歲的家庭主婦,當時是新診斷出來BRCA2突變的卵巢癌病患,當時第一次就以PARP抑制劑標靶治療,至今已六年沒有復發,控制得相當好,幾乎可算治癒。 另一名案例則是60歲屬於BRCA1突變型卵巢癌,已反覆復發三次,第三次至許耿福醫師門診,先以手術將腫瘤細胞清除,後來評估以PARP抑制劑標靶治療,至今也已追蹤三年,沒有復發的情形。 許耿福醫師強調,卵巢癌在精準醫療的趨勢上,目前治療的準則都會傾向透過基因檢測,來讓癌症病患有最適切的用藥,他鼓勵病患勇於接受治療,隨著標靶藥物的進步,以PARP抑制劑來說,目前已經有一天服用一次的選擇,只要發現警訊及早就醫,癌症還是有機會能夠治癒,回歸正常生活。

氣喘、咳嗽誤以為是感冒症狀?婦呼吸困難就醫才知「隱球菌」侵犯

氣喘、咳嗽誤以為是感冒症狀?婦呼吸困難就醫才知「隱球菌」侵犯#卵巢癌

65歲王姓婦人,因卵巢癌接受化療,初期狀況還算穩定,但治療一個多月後,開始出現喘咳症狀,原本以為只是感冒,但嚴重時連呼吸都困難,只好緊急安排住院檢查,經會診感染科醫師後,發現肺部X光「右肺葉開了一個洞」,加上患者免疫力不佳,抽血檢驗後證實遭「隱球菌」侵犯,用藥半年後,總算恢復正常。

全球首創ADC雙效抗癌藥物 胰臟癌治療現曙光

全球首創ADC雙效抗癌藥物 胰臟癌治療現曙光#卵巢癌

經濟部於(13)日舉辦「全球首創ADC雙效抗癌藥物」記者會中,宣布生物技術開發中心(生技中心)在經濟部技術處科專計畫支持下,研發出新一代可搭載2個小分子藥物的ADC(Antibody Drug Conjugate,抗體藥物複合體)抗癌新藥,另外其中關鍵之ADC鍵結技術-「三甘露醣(trimannosyl)鍵結技術」亦技轉給國內原料藥龍頭旭富製藥集團投資的嘉正生技,授權金高達6.9億元。ADC是將有毒性的藥物定向送到特定細胞中,可對付臨床上難以治療的癌症如胰臟癌、卵巢癌,為抗癌技術的新突破。本項技術讓臺灣在癌症精準治療藥物跨出一大步,亦希望透過法人單位、嘉正新創公司與旭富的攜手,打造台灣成為全球ADC藥物開發與製造基地,進軍全球數百億美元ADC藥物市場。 經濟部將投入逾百億用於技術的研發 經濟部技術處邱求慧處長表示,經濟部技術處未來四年持續投入逾百億用於生技醫藥領域技術的研發,包括核酸藥物、細胞治療、數位醫療、CDMO四大領域。癌症治療一直是各國藥廠開發新藥的重點領域,而ADC結合抗體藥物的精準導航功能,又具備小分子藥物強大的癌細胞毒殺作用,可用來對付臨床上難以治療的癌症 如胰臟癌、卵巢癌等,因此吸引許多大型藥廠投入開發,近年來FDA已先後核准13項ADC藥物上市,2022年全球市場規模約80億美元,預估2028年可成長5倍達到400億美元。本次生技中心研發之ADC專一性鏈結技術平台,有兩項突破:第一、可攜帶2種毒殺腫瘤細胞藥物到同一個抗體上,並已於臺、美、澳、加、日、韓等國獲專利許可;第二,其專一性鍵結技術,使ADC產品達到均質,穩定性高,藥物傳送時穩定不易脫落。目前生技中心已應用此關鍵技術開發至少2款治療癌症的新藥後續由嘉正生技接手進行臨床試驗,未來有機會在5年後看到台灣自主研發的ADC新藥問市。 生技中心涂醒哲董事長指出,生技中心長期累積抗體藥物開發的經驗,同時也具有小分子化學設計合成的專業,在經濟部技術處科專計畫支持下,快速切入ADC抗癌藥物領域,成功開發具智財保護的全國首創的高專一ADC鍵結技術-「三甘露醣(trimannosyl)鍵結技術」。由於ADC藥物是將一個具有標靶作用的抗體,接上可毒殺癌細胞的小分子藥物,由抗體導航至癌細胞,透過小分子藥物發揮毒殺癌細胞作用,在臨床上可快速驗證其治療效果,特別是鍵結已上市的抗體及小分子藥物,臨床可預期性將遠比其他全新藥物高,較易獲得FDA優先審查加速通過,有效節省藥物開發時間達50%以上。 旭富製藥董事長翁維駿表示,旭富製藥過去30年來,已在台灣原料藥市場取得關鍵地位。嘉正生技為一家新創公司,擁有台灣、新加坡及美國的國際專業人才,團隊除了具備抗體新藥開發與臨床試驗的經驗,更有國際市場策略的專家。本次由旭富集團投資嘉正生技,除了著眼於ADC藥物高速成長的全球市場動能,轉型進入高附加價值的ADC製造,同時也希望能藉由旭富在原料藥製造的經驗,協助台灣生技公司快速切入高端的精準治療新藥產業供應鏈。 期望帶動台灣ADC藥物的產業鏈 此次高專一ADC鏈結技術平台已獲得中華民國、美國、澳洲、加拿大、日本、韓國等6國專利,具備智財保護的全球布局,111年更獲得國家發明創作獎的肯定,未來這項科專成果將繼續往臨床應用開發,造福更多癌症病患,為人類的健康福祉與健康產業貢獻心力。期望技轉廠商嘉正生技在旭富製藥豐富的資源與藥物製造經驗挹注下,結合生技中心法人創新能量,帶動台灣ADC藥物產業鏈的串連與發展,提升台灣新藥產業的國際競爭力,邁向「癌症精準治療黃金十年」的新里程碑。 焦點儀式照片圖說: 經濟部於(13)日舉辦「全球首創ADC雙效抗癌藥物」記者會,宣布生技中心在技術處科專計畫支持下,研發出新一代ADC抗癌新藥技術平台,技轉國內原料藥龍頭旭富製藥集團投資的嘉正生技,左起生技中心吳忠勳執行長、旭富製藥翁維駿董事長、經濟部技術處邱求慧處長、生技中心涂醒哲董事長、嘉正生技莊士賢執行長、經濟部技術處戴建丞簡任技正

「子宮內膜異位症」別害怕侵入式檢查!醫:1毫升鮮血就能驗出來

「子宮內膜異位症」別害怕侵入式檢查!醫:1毫升鮮血就能驗出來#卵巢癌

許多女性長期被經痛、經期失調、骨盆腔疼痛折磨,卻因害怕侵入式檢查而不敢進一步尋求治療,導致「子宮內膜異位症」未能被及時發現,延誤治療。《訂製你的無病生活》書中分享近年已有新的檢測技術,鼓勵長年飽受疼痛之苦的女性,能夠及早檢測治療,避免造成更大的遺憾。以下為原書摘文:

小三嗆「我比妳健康」 癌女擺脫悲情活出精采

小三嗆「我比妳健康」 癌女擺脫悲情活出精采#卵巢癌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過去,我是一名櫃姐,準備和交往多年的男友邁向人生下一個階段,穿著夢幻嫁紗,步入禮堂,組成平凡幸福的家庭。但這些美好的想像都沒有實現,因為我罹患了癌症。明明只是肚子痛,竟成卵巢癌「肚子好痛。」二○一七年一月,右下腹開始不時感到疼痛,雖然痛感維持不長,但每一、兩天就會發生,持續將近一個月後,決定去婦產科檢查。初次就醫發現卵巢裡疑似有水泡的物體,醫師讓我過段時間再去做第二次腹部超音波,看看水泡有沒有變化。做完第二次檢查後,醫師維持一貫的溫柔語氣說:「我們診所的設備不足以進行更精密的檢查,幫妳轉診到區域醫院,做進一步的陰道超音波檢查。」陰道超音波檢查因為更貼近腹腔,所以更精準。當我躺在診療台上,正因光著屁股感到害羞時,醫師一臉嚴肅地對我說:「看起來像是卵巢癌,妳有家族史嗎?」「沒有。」我內心害羞又澎湃的小劇場瞬間被打斷,只能顫抖地擠出兩個字。下了診療台,醫師說:「明天幫妳安排電腦斷層檢查。」我腦袋一片空白,還來不及消化「疑似癌症」這四個字,傻傻地問:「我明天要上班,可以改天再做嗎?」當時我擔心的,居然是工作。踏出診間,我看到許多坐著候診的孕婦,為什麼她們肚子裝的是寶寶,而我的卻是腫瘤呢?我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化療很辛苦,妳要加油幾天後,醫師看完斷層報告,用和緩但明確的語氣告訴我:「從各方面檢查報告來看,癌細胞已經侵犯到大網膜而且有腹水,是卵巢癌第三期,建議盡快治療。」除了無聲掉眼淚之外,我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很快地,我從宜蘭轉到台北就醫,迅速進行了手術,緊接著開始化療。在化療前,主治醫師特地來看我,並說:「化療會很辛苦,妳要加油!」「手術我都扛下來了,化療一定也沒問題!」我躺在病床上,在心中為自己加油打氣,直到第三次化療時,各種副作用接連出現,我才明白當初醫師說的話。從前叫我起床的是陽光,如今讓我清醒的是手指刺麻的痛覺,然而,在所有副作用中,最令人討厭的是無止盡的嘔吐。雖然知道身體需要營養,但我就是無法控制地把好不容易吞下去的食物又吐出來。那一陣子,我常常一個人待在房間裡,對著鏡子裡那個面目全非的自己,難過、生氣以及掉淚。一不小心,癌症又復發了療程結束,休養半年後,我的癌症復發了。這已經夠讓我悲傷,殊不知禍不單行,交往多年的男友在我生病期間,劈腿了。「我的優勢就是比妳健康。」第三者的這句話,像利刃般刺進我的心臟,任何副作用都比不上這份痛苦,我僅存無幾的信心,就這樣子瓦解了。這一場病,不僅讓我失去生育的能力,也粉碎我對未來的美好想像,幸好在這個時刻,身邊有許多人給我更豐沛的愛。朋友們怕我寂寞,常常約我出門吃飯、陪我聊天;家人無微不至的照顧更是不在話下;主治醫生也總是用溫暖和藹的笑臉為我打氣。在這麼多人的陪伴鼓勵之下,我慢慢振作,咬著牙把第二輪的化療做完。有時覺得生命很脆弱,我們抵擋不住病魔摧殘;有時又被生命的強韌所撼動,在經歷各種難關後,我完成十六次化療,恢復健康,變得更勇敢。這一份沉重的禮物,改變了我的一生對我來說,罹癌曾經是一件毀滅性的突發事件,然而當我重拾健康後,才漸漸體會到,生病不全然是壞事,經歷過這些低潮,我才懂得如何生活。癌症,是沒有繫上粉紅色緞帶、還帶著刺的禮物,它徹底改變我的一生。當我從生命低谷走出來才發現,不是每個生病的人都能夠遇見為自己指點迷津、在迷霧中一起攜手向前的人。因此,我創辦「Pinko 的一千零一夜」粉絲專頁,把痛苦際遇轉化成有趣的影片和真誠的文字,在網路上和大家分享,並且和病友保持交流,提供溫暖的支持。「Pinko,看完妳的分享後,我想繼續活著,看看世界的美好。」一位原本在搜尋「如何舒服死去」的網友,偶然間看到我的故事後,他搜尋的目標變成旅遊網站,重拾對生命的熱情。有人因為我的文字而得到力量,傳訊息向我道謝,這些都讓我始料未及,使得那些出現在我生命裡的苦痛,不再只是一件悲慘的事情而已。一次又一次,我的故事帶給別人勇氣,同時也因為那些回饋而療癒了自己。我活得比從前更充實、更有意思了。(本文摘自/我也曾經不勇敢:解密精準醫療,個人化抗癌新趨勢/博思智庫)

常便祕竟卵巢癌末期 精準治療延復發

常便祕竟卵巢癌末期 精準治療延復發#卵巢癌

(優活健康網記者黃苡安/採訪報導)52歲的林小姐被公司外派美國,因工作壓力長期經期不順,時常出現下腹痛症狀,起初僅以為是巧克力囊腫,直到3年前確診為卵巢癌IC期,經過一連串治療後仍復發且多處轉移,醫師建議她把握時間回台和親友道別,雖是好意的提醒,但也間接宣判了死刑。林小姐返台後不放棄希望,積極接受精準治療,終於在5月抗癌成功,而精準治療藥物也於11月納入健保給付。7成患者化療後3年仍反覆發作根據癌症登記報告,2017年卵巢癌確診人數為1396人,發生率是女性癌症的第七名,超越子宮頸癌成為國人十大癌症死因之一。中華民國婦癌醫學會賴鴻政理事長表示,卵巢癌被稱女性的沉默殺手,由於疾病初期多以腹脹、腹瀉、便祕等類似腸胃道症狀為主,加上缺乏有效的篩檢工具,近5成患者確診時已是晚期。像40歲的王小姐,先前曾因卵巢良性腫瘤開刀,術後定期追蹤,但因工作繁忙加上先天腸胃不好,對於腹脹與便祕等症狀不以為意,直到某次因為嚴重便祕就診,才發現癌細胞已擴散至大腸,為卵巢癌晚期。卵巢癌晚期的患者,單以手術難以有效控制,通常需要配合化療,然而療程結束還是會面臨復發威脅。研究顯示,即使穩定控制,約7成患者仍會在3年內復發,且每一次的復發期間會較前一次短。賴鴻政指出:「當卵巢癌患者於化療後一年半出現第一次復發,第二次復發有可能在一年後就出現,精準治療讓過往頻繁復發的困境出現一道曙光。」BRCA基因是關鍵 精準治療納健保給付 精準治療是透過基因檢測辨別患者本身的基因是否突變,藉此給予合適的藥物治療。賴鴻政表示:「對於BRCA基因突變的卵巢癌患者,目前有相對應的精準治療藥物,可有效延緩疾病復發。根據國際臨床研究結果,具有BRCA基因突變並接受過含鉑類化學治療有反應的患者服用精準藥物後,有半數復發時間在56個月之後,相較於服用安慰劑的患者有半數會在14個月內復發,延緩疾病復發時間超過4倍。」全台約有15~20%卵巢癌患者具有BRCA基因突變,賴鴻政建議,一旦確診後即可進行基因檢測,若發現BRCA基因突變,目前有精準治療的選擇可於初次診斷後接力使用。卵巢癌的好發族群為40~59歲中年婦女,賴鴻政建議,女性每年健檢時可以多做骨盆超音波檢查,若一、二等親屬有卵巢癌的病史,更應該定期檢查關心卵巢健康,早期發現、及早治療,方能獲得最好的治療成效。

卵巢癌末期8成會復發 標靶藥助延緩

卵巢癌末期8成會復發 標靶藥助延緩#卵巢癌

(優活健康網新聞部/綜合報導)一名卵巢癌多處轉移的患者,經過台中榮總婦科主任呂建興醫師10幾個小時手術清除乾淨,並接續完成化療,後來卻不幸復發,因無法手術,醫師先局部放療並施以化療。所幸評估患者後,接著選擇標靶藥物維持性治療,病情獲得控制,沒有再惡化。沉默殺手卵巢癌 好發50-70歲婦女同時為中華民國婦癌醫學會監事、台灣婦癌醫學會副秘書長的呂醫師表示,卵巢癌又名「婦女沉默殺手」,因其腹脹、腫塊、噁心、嘔吐等症狀不明顯,在台灣約半數患者發現時已經為晚期。卵巢癌中,90%屬於上皮性卵巢癌,好發於50-70歲婦女;但他也治療過僅16歲就診斷為第4期上皮性卵巢癌患者。另外,曾罹患子宮內膜異位症者,終生也有3%機率罹卵巢癌。 部分卵巢癌與家族遺傳有關。呂建興醫師舉例,漿液性和高度子宮內膜樣的卵巢腫瘤最常帶有BRCA 1/2基因突變,估計台灣10-12%卵巢癌患者有此突變。根據美國國家癌症資訊網治療指引,所有卵巢癌患者皆應接受遺傳諮詢,來決定是否要進行基因檢測。「諮詢可以發現是否有家族病史,釐清這次罹癌是否和遺傳有關;而基因檢測可評估患者及家人的癌症風險,並尋找適當藥物。」卵巢癌需開刀加化療 但治療後易復發卵巢癌如何治療?呂建興醫師說明,大多患者為直接開刀,且手術切除得越乾淨,預後越佳,之後還要進行化療;若轉移嚴重,可考慮先行化療後再開刀,但是一樣要盡可能將腫瘤清除乾淨。即使如此,在美國的統計,第三、四期的患者5年存活率仍然只有39%及17%,屬於婦科腫瘤中最惡性的癌症。且晚期的患者約有80%會復發,平均在約在術後一年至一年半之間。復發患者療程辛苦 標靶藥物助延緩惡化復發的治療,還是有再次開刀加化療,或直接化療。但之後復發的間隔會越來越短,因此又會需要更後線的化學治療,醫師坦言患者治療過程「真的非常辛苦」。所幸,在標靶藥物進步下,可有助延緩復發。卵巢癌比較有效的標靶治療,第一個是抗血管增生的單株抗體,2005年已在台上市。在初次或復發患者皆可合併化療做使用,可以增加反應率及延緩復發時間;對於部分患者,甚至可以延長存活時間。第二種有效的標靶藥,用在有BRCA 1/2基因突變的卵巢癌患者,屬於PARP (Poly ADP-ribose polymerase)抑制劑。PARP抑制劑是阻斷單股基因突變修補的標靶藥物,DNA由兩股交織而成,當單股DNA產生突變無法修補,容易進一步演變為DNA雙股斷裂;若癌細胞原本就有BRCA 1/2基因突變,會因為雙股DNA斷裂無法修補,而導致癌細胞死亡。呂建興醫師補充,晚期卵巢癌患者帶有BRCA1/2基因突變,且經過手術及化療後,達到完全緩解或部分緩解的患者,標靶藥物PARP抑制劑有助於降低復發機會,延緩復發時間,減低復發患者反覆化療的辛苦,維持生活品質。醫病共享決策 找對藥物維持生活品質「病人有知的權利,醫師會儘可能提供治療資訊。」呂建興醫師指出,卵巢癌患者應尋求婦癌專科醫師協助,才能在手術時將腫瘤盡可能清除乾淨;而後續除了化療外,還有其他藥物,可以延長復發時間、甚至改善存活率。這些都可以藉由與醫師進行醫病共享決策,來選擇最適合自己病情的藥物治療。提醒民眾若腹部不適,看過腸胃科沒有改善時,應轉而尋求婦科釐清癌症風險。(文章授權提供/健康醫療網)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