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

最長暑假終於要開學!爸媽如何幫過動兒收心?

(優活健康網新聞部/綜合報導)要開學了,許多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孩童的家長都在煩惱開學後如何幫小朋友收心。高雄長庚醫院兒童心智科主任蔡景淑建議,家長應幫助孩童於開學前調整作息,從固定起床時間開始,中午過後避免含咖啡因飲料,白天至少運動1小時,睡眠時間維持9~10小時,且每天螢幕使用時間以不超過2小時為限,平常可增加現實生活中的人際互動,且配合醫囑規律服藥。蔡景淑表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是因為大腦活化程度不足,影響了專注力和抑制衝動的功能,其有三大核心症狀:注意力缺失、過動和衝動,並因此分成三種表現型:注意力缺失型、過動-衝動型、混合型。注意力缺失主要影響自我學習,容易恍神、放空,常常狀況外,如果是過動和衝動,則容易有人際衝突,尤其衝動的表現關係到情緒調控與行為舉止,常常「明知不可為卻為之」。為什麼ADHD孩童容易有開學症候群?蔡景淑解釋,放了一個長假,生活作息混亂,一般孩童都難收心了。況且ADHD孩童的大腦活化不佳造成執行功能上的困難,按表操課本來就有度難,做事情容易拖拉,上課也常恍神、分心,需外界提醒和叮嚀,回歸學校後的磨合期可能更久。開學幾點起床 開學前就要先訓練針對開學前,蔡景淑建議,家長協助ADHD孩童調整生活作息,「開學幾點起床,開學前就要先訓練。」起床後一天的行程也要預先規劃,尤其疫情線上學習,3C螢幕使用時間大增,鼓勵斟酌安排戶外活動,增加現實人際互動,並至少每天運動一小時,研究顯示每日運動有助提升專注力和情緒行為的控制。ADHD分為藥物治療和行為治療,假使放假時仍有規律服藥,但開學後症狀變明顯,會先考量是開學症候群,建議先照針對一般孩子該有的處置策略進行處理,給孩子一個月的時間,不行才會調整用藥。至於放假時沒有用藥,開學後有問題應馬上回診,與醫師討論藥物治療的必要性。另外,藥物劑量與孩子體重相關,「如果長假後服藥後效果不明顯,可能是孩子放假期間體重增加幅度較大,需要回診調整。」蔡景淑強調行為治療的重要性,鼓勵參加注意力、情緒調控的訓練課程,家長也可以學習協助孩子的技巧。藥物輔助行為治療 首選長效緩釋型ADHD孩童常常是「有聽沒到,有看沒到」,結果就是「不知道,沒學到」,行為訓練時也可能是如此情況。因為經常表現未達到預期,感覺師長靠近就是要來告訴他哪裡表現不好需要加強,「久了之後,孩子怎麼看待自己?」如果一個人的自我認同感不佳,容易憂慮、焦慮,甚至出現行為問題,例如逃學、翹家。ADHD藥物多是中樞神經活化劑,可以活化孩子大腦,發揮孩童應有的才能,整體學習效果變好,人際衝突的機率降低,「原來我做得到,讓孩子看見自己的好,對孩子身心發展有正向助益。蔡景淑表示,新型長效緩釋型藥物大多是ADHD治療首選,對服藥順從性幫助很大,如果每天要服藥2~3次,孩童常常會忘記,尤其在學校中午容易漏吃,下午後的症狀可能控制不理想。此外,孩子需要同儕認同和接納,有些人會排斥在學校吃藥,擔心別人眼光。新型長效緩釋型藥物早上服藥後,上學後可以發揮藥效,也可避免孩子在學校吃藥給同學看,環境和學習都會提升,產生漣漪效應。排除環境因子干擾 才會推測是ADHD協助ADHD孩童需仰賴家長、老師、醫師配合,蔡景淑提醒,ADHD診斷條件之一,是症狀要發生在兩個以上的不同場所(學校、家裡等),如果孩童在學校OK,在家不OK,必須評估家庭氣氛等影響;反之,在家OK,學校不OK,則先考慮環境因子干擾,排除後才會推測是ADHD。「必須了解每個情境場合,孩子的模樣,孩子的反應,也要評估師長的協助技巧。」蔡景淑說,師長對孩童的觀察很關鍵,可以了解孩子的問題癥結點,甚至有些ADHD孩子易有共病,常見對立反抗症、妥瑞症和行為規範障礙症,這些都必須仰賴師長提供的資訊判斷,治療上才能採取共病相對應的處置,給予最適當協助。(文章授權提供/健康醫療網)

接受自己的怪 天才自閉兒與恐懼共處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此時凌晨兩點半,我房間黑壓壓一片,冰寒刺骨,寂然無聲。沒半個人,沒人發現我有多提心吊膽。我希望媽媽在我身邊,但她在我們家車程四十五分鐘以外的地方。縈繞我腦中的橙色、餅乾的口感、枕頭上飄來新洗髮精的味道,在在讓我焦慮重重。我睡不著而且好想回家。深夜時分,焦慮必然升到最高峰。ADHD誘發了失眠,但ASD又填滿我清醒的時候,各種念頭、恐懼緊抓著我不放。我會發現自己騎虎難下:畏懼睡著,又畏怯醒來。通常需要媽媽移動枕頭來我房間,睡在地板上,我才有安全感足以度過整夜。這種夜裡驚魂,不過只是我這輩子陰魂不散的其中一種恐懼。直至今日,顯然還是有大大影響我的焦慮觸發器,例如突然一陣超大聲響,或是出現一大群人;還有某些恐懼,至今我仍找不著源頭。我可以邊啜飲紅蘿蔔柳橙汁(我每週的小確幸),邊尋思為什麼我以前那麼厭惡這顏色。橙色的食物,橙色的衣服,橙色的塑膠椅,似乎曾經就是有毒或傳染力強的物質,不惜一切也要避免。這就是ASD一部分的運作方式,會製造出本能的恐懼,直教你打從心底排斥那事那物,無法解釋,但一定得順從。我們都會感受恐懼,也需要恐懼;恐懼是物種生存的必要條件,沒有了恐懼,就不會生疑,不會謹慎,不會檢視自身的衝動而尋求平衡。反過來看,其言也真。假使我們的感受全都是恐懼,就會麻木,完全無法清楚思慮或做出決策。你的恐懼可能很小,上班時要開麻煩的會議,等一下要向誰坦承你的感覺。恐懼可能很大:你一直以來承受的各種恐懼症,對於人生重大變化的擔憂,因為健康惡化、財務危機而提心吊膽。無論事實為何,恐懼就是如影隨形,無論是否體認得到,也無論恐懼的劑量高低。除非了解自己的恐懼,解開糾纏的根源,理性審視這些問題,否則就是把自己推向風險,反遭所害怕的事物控制,自己卻無力抗拒。恐懼可能並不理性,但更常是極度合乎邏輯;我們對於恐懼的反應,應該也要合理。亞斯伯格症的日常是,所有思緒和恐懼宛如一束刺眼光線猛然向你射去,你會在同一時間體驗到,而且缺乏固有能力,不得分割出不同的情緒、焦慮、衝動、刺激。我另一個莫大的恐懼是火警,那淒厲的噪音擾得感官翻騰,那回響似乎流竄全身,想像一下,純粹是生理方面的膽戰心驚。若在學校,學生會整整齊齊如軍人般列隊,我則老是得拔腿狂奔,盡快逃離那噪音,愈遠愈好。像這種時刻,我得在黑漆漆的房間裡度過,拉下百葉窗,戴上降噪耳機,十之八九是坐在書桌底下,當作安全頂篷。我以前是這樣活下來的,現在也是。但這樣生活可不是辦法。我必須跑在恐懼前頭,並找到地方藏身,因為我沒有內建無意識的濾鏡,知道得自行打造:以便我應對恐懼,以便我伴著恐懼也能如常運作。前文提到恐懼感對我來說彷彿刺眼光線,剛好,我研究光子學(光子是組成光線的量子粒子)時也發覺,光子其實也可以像光線折射的方式分解,呈現出許多色彩與頻率。恐懼亦然。恐懼從來不像有時感覺起來的那樣單一或令人難以招架,所以也能用相同方式來面對。有了正確的濾鏡,我們就能揭開恐懼的面紗,好好梳理─用嶄新的光打在恐懼上。就把#nofilter留在Instagram吧。在真實生活中,我們需要各種濾鏡。恐懼如光影和光,素來都教我著迷不已。家中有棵我迷戀無比的樹,只要站在樹蔭下,我就覺得安全。我一直都需要低光強度的區域,保護我免於感官超載。但我也喜愛光,因為光的屬性而心花怒放。媽媽的臥室窗臺擺了一只水晶牡蠣殼,陽光經殼反射,原本蘊藉的天然寶藏便充盈整間房,分解成七彩光譜:頂端是鋒銳如刺的紅,底部是祥和寧靜的紫藍。在這當下,萬物都活躍了起來,每天早上七點半,我匆忙跑去觀賞,生怕冬日的灰雲會奪走這種奇觀。一天之中可能布滿各種恐懼焦慮,但也有這種靜好美妙的時分。我本能上知道自己需要一副稜鏡,折射腦中那些如煮壞的義大利圓直麵般纏結的想法與感受。我得區分恐懼,拆解恐懼的所有元素,釐清排山倒海而來的感覺。我的起點是重新活過一天中最鮮明的時刻─自然是指安然自得坐在書桌下─並努力將各個情境與最強烈的情緒連結起來。哪些事物給我的感受最強烈,那些事物又對當時情況產生何種影響?我一邊繪製著情緒圖,思緒則一直回到那些早晨,望著光線透過水晶牡蠣殼折射。焦慮發作彷彿一束白色光線─遭到宰制,無法直視,只能迴避(或逃開),不過在這之中卻坐落完整的情緒光譜,有些比較強烈,又比較即時,所有情緒相互作用,糾結一塊,造出恐懼。折射即是完美的透鏡,協助我理解、分類源自「聯覺」的恐懼;聯覺意指通常不相連的感覺卻彼此相連,對某些人來說,意指看得見聲音或嘗得到氣味,對我來說,則是代表我感覺得到顏色,也看得見,每道顏色都有其個性。看見光譜上的恐懼,恐懼則變得更加清晰,也更加獨特。要得益於這種看待事物的角度,不需要有聯覺,也不需要承受那一籮筐壓得你變形的恐懼。我們有意識無意識間都會感受到恐懼,也會面臨恐懼緊抓著不放而難以掌控的時候。遭到恐懼囚禁的這些時刻,有沒有人告訴過你,要慢下腳步,或停下來,喘口氣?說起來,折射的作用就是慢下來,喘口氣。光從一物質穿越至另一物質時,會改變速度。光穿過玻璃或水時,速度比穿過空氣還慢(玻璃和水折射率皆較高),光波就會減緩。以經典的稜鏡例子而言(例如我媽的水晶牡蠣殼),光會接著分散成七種可見光:紅、橙、黃、綠、藍、靛、紫(加上紅外線與紫外線兩種不可見光)。換句話說,減緩光波速度,就能看見光的另一種面向:綻放出完整光環,呈現繽紛色彩。稜鏡效果賦予我們嶄新的角度,將某種單一面向與令人炫目的事物轉化為光譜,顯得更為清晰,甚至更為神妙。如果我們想適當理解自己的恐懼,就必須依樣行事:從嶄新的透鏡向恐懼看去,如此一來,我們就能從不同角度看待恐懼,進而改變應對的方式。換句話說,我們得探究所懼怕的事物具有何種波長。(本文摘自/人類使用說明書:關於生活與人際難題,科學教我們的事/大塊文化)

過動兒攻讀博士 逆轉ADHD刻板印象

(優活健康網記者黃苡安/採訪報導)為讓孩子專注學業,昔有孟母三遷,今有母親為患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孩子開安親班,這名曾飽受學習效率低落困擾的鄭同學,多年來靠著媽媽耐心陪伴、老師和同學的支持及在醫師建議下持續治療,成功逆轉不會讀書刻板印象,不僅建中畢業,現更在陽明大學進行ADHD人工智慧研究,希望幫助ADHD患者逆轉人生。實際就診人數僅1/3 有母親開安親班伴兒讀書鄭同學目前攻讀博士班5年級,他表示,小時候應該半小時完成的作業,都要從放學寫到深夜,媽媽為此辭去工作專心照顧他,甚至開了一家安親班,請專門的老師共同照顧他,在媽媽全心教導下,成績還能維持在前段。然而國中課業難度加深,縱使每天苦讀到深夜,成績仍一落千丈,讓媽媽承受巨大壓力,於是求診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醫師高淑芬,高醫師建議加入藥物治療,幫助集中注意力,起初使用短效的藥物,一天需服用三次,在學校容易忘記吃藥,幸好老師、同學都很友善幫忙提醒。高中時改用長效藥物,然而達到有效濃度慢,仍需於早上搭配速效藥物,在穩定治療後終找回學習成效。根據國內全國性調查顯示,台灣學齡兒童及青少年達ADHD診斷標準比例高達8.7%,約22萬人,然對比健保資料庫針對9至13歲學童之統計數字,盛行率僅2.44%,實際患者人數可能為就診人數的三倍。美研究:ADHD未妥善治療 社會成本一年高達52億美元台大醫學院精神科教授、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醫師高淑芬指出,ADHD藥物經數十年實證研究顯示,可幫助患者減輕症狀,父母必須接受孩子是腦部發育出問題,許多對立反抗等行為並非故意,還要靠學校提供社交訓練、補救資源,「醫療、學校、家庭」黃金三角缺一不可,才能讓照護更為全面。值得注意的是,不少患者治療4至6個月就因療效不彰、副作用而中斷,高淑芬醫師提醒,若無接受穩定治療,約有60%患者症狀將延續至成年,對認知學習、人際相處、職場表現有重大影響。美國研究統計,若學童ADHD未妥善治療,後續就醫、教育費、犯罪、生產力低落等社會成本一年高達36至52億美元。長效藥物突破治療瓶頸 符合學生一整天學習時數需求ADHD最常見藥物為中樞神經興奮劑,其中分為速效與緩釋兩種劑型,速效劑型藥效僅能維持3至4小時,學童在校用藥順從性降低;緩釋劑型藥物起始作用時間慢,消退時間也慢。目前已有結合速效與緩釋優勢的全新劑型出現,藥效長達8至12小時,患者不會因忘記吃藥導致無法專注,也不會因為要在別人面前吃藥而有壓力,使用後2小時濃度可在體內達到最高,符合台灣學生一早上課考試需要專心,晚上可能還要補習長時間學習的需求,藥效可快速達到有效濃度或更長久。

老師說我孩子過動 是不是被貼標籤?

(優活健康網記者黃苡安/綜合報導)小光升上小三後,常被班導師反應上課時動來動去、無法專心,還跟同學在課堂上說話或玩了起來。班導師認為,小光可能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爸媽聽聞後相當不高興,認為班導師對小光貼標籤,不過隨著時間過去,小光不但跟不上學習進度,作業也越寫越晚,爸媽只好帶小光到醫院評估。醫師診斷後,發現小光是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最後經由藥物治療和一起規劃寫作業的時間,小光發現自己可以更專心,對學習更有興趣了。師長若不明究理指責孩子 不利孩子發展台大醫院新竹分院精神醫學部醫師王彥欽表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是指大腦中包含前額葉在內等掌管注意力、控制與計畫的腦區發展異常的疾病,目前沒有文獻資料顯示家長的教養方式會導致ADHD,但家庭與學校的介入可能影響日後ADHD症狀的嚴重度及其他情緒、行為問題。這些孩子因為專注力與衝動控制能力不佳,所以在學校課業、完成日常生活程序、組織與規劃事情等方面時常受到挫折,連帶影響孩子的自信與人際關係,若大人誤以為孩子是不用心、明明做得到只是不願意做,而因此對孩子多指責,反而不利孩子的發展。要正確診斷ADHD,必須經過完整的臨床評估,搜集不同情境下的資料,必要時配合智力測驗、注意力測驗等項目才能確定診斷。王彥欽指出,ADHD的治療必須考量孩子的需求,有時孩子過動跟衝動的症狀隨著年紀增長而較能自己控制,也有時低年級的課業孩子用有限的注意力還可以應付,但升上高年級後,課業變得困難就需要家庭或學校給予額外的協助。家長與老師不必將ADHD當成洪水猛獸,在了解孩子的需求後,可針對生活規劃、溝通與管教方式開始著手,透過正向引導與有秩序地安排增強孩子的正面行為,並減少可能讓孩子分心或難以控制衝動的環境干擾因子。審慎評估下使用藥物 可減少情緒困擾許多家長擔心藥物治療的副作用,而拖延孩子接受藥物治療的時機,王彥欽指出,許多研究顯示副作用大多短暫而輕微,或者可透過轉換藥物劑型而改善,在醫師審慎評估下使用藥物,反而可減少長期的情緒困擾或其他不良影響。另一方面,有時家長或老師把用藥當成對孩子問題行為的懲罰,也可能造成孩子對藥物的反感,正向的態度應是讓藥物成為一項工具,協助孩子克服專注力的困難,讓孩子完成自己想要的樣子。王彥欽提醒,孩子在各種情境中可能展現出不同的樣子,家長與老師也有各自在意的面向,進而對孩子有不同的觀察及行為解讀。無論有沒有ADHD,家長與老師都是孩子生命中的重要角色,也都能提供孩子正面的影響,若能積極溝通、尋求共識,才能在孩子日常生活中的不同面向給予積極協助與鼓勵,對於ADHD的完整治療,絕對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你的孩子不奇怪 心理師傳授教養心法

(優活健康網新聞部/綜合報導)「奇怪的孩子」在我的眼中,就是有著不同特質的球員,在人群中,或許這樣的球員比例很少,但是他們一樣可以在人生這場比賽裡,找到適合自己的項目,然後大放異彩。重點是家長能不能理解他們。每個孩子,就算不是千里馬,也都是匹好馬,各位家長,你要當伯樂嗎? 兒童臨床心理師李介文在其新書《你的孩子不奇怪》(時報出版)指出,學了那麼多心理學的我,發現心理師的角色不是一個「治療者」,我不太可能說一句話就有醍醐灌頂的效果,而是當做父母的教養教練,在治療現場一步步的分析孩子為什麼要這樣做、家長為什麼要這樣做,然後再帶領著大家逐步改善。再多專家建議 比不上理解孩子「遇到什麼困難」 我猜有些家長可能會想:「我的孩子真的有病到需要『治療』的程度嗎?」所以有些醫師或心理師又開始用「課程」來包裝了!此時我想提醒,你感冒去看耳鼻喉科,醫師幫你的鼻子、喉嚨噴藥,就是一種治療啊!你有抗拒嗎?你有覺得很丟臉嗎?當別人問起來的時候,你會說你去耳鼻喉科「上課」嗎? 李介文曾經跟來評估孩子注意力的家長這樣說:「媽媽,如果今天你需要的只是一個答案,孩子到底有沒有ADHD(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如果我跟你說沒有,然後呢?你就可以很安心的帶回家,然後不管他目前所遇到的狀況嗎?」所以請家長一起配合,把焦點從診斷先移開,著眼在孩子遇到的困難上。越正常、越健康的看待孩子的困難,孩子也能越健康的看待自己,改變起來也越有動力。 心理治療不只是心理師與孩子的事,場地也不只是發生在治療室,所以在我的治療當中,家長參與格外的重要,是一個「協同治療師」的角色,才能在日常生活當中延續效果。此外,如果有機會,我也會和學校的老師聯絡,與老師交換如何幫助孩子的意見,把團隊合作的理念盡可能的延伸,畢竟,我們都是一心為了孩子好。 兒童心理治療的形式有非常多種,最常見的就是談話,但兒童不太可能乖乖的坐在心理師面前,把困難一五一十的說出來,所以心理學家發展出了許多方法,例如在遊戲的方式來進行治療(遊戲又分許多媒材,例如沙遊、桌遊、團體遊戲)、藝術治療、音樂治療,還有目前我正在從事的使用腦波訊號做為回饋,來做注意力與情緒的治療等。 大家之所以不想討論心理問題或精神疾病的原因,大部分跟社會觀感,甚至宗教或個人道德有關,例如看到孩子上課不專心或反抗行為,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孩子是不是不乖或學壞了;看到孩子拖拖拉拉或成績不佳,很容易讓人聯想是不是懶散、未來堪慮等,有時還會把想像連到大人或老師身上,是不是家長教育出了問題或老師不會教。 爸媽如同教練 要熟悉球員特性找出最適合的打法在我的觀念裡,疾病或診斷只是一個名詞,一個讓專業之間方便溝通的名詞,以及規劃後續治療的開始,就很像醫師判斷你的發燒是因為感冒或新冠病毒一樣。診斷的給予,並不是要給孩子貼上一個標籤,好像孩子就是個異類、一個有病的、跟正常人不一樣的人。身為教練,不就是要熟悉球員的特性、最適合球員的打法,以及因應對手的不同而改變打法嗎?而在輸球之後,不是關起門來把球員罵一頓,而是實際去看比賽錄影帶,看我們到底輸在哪裡、哪裡的訓練要再加強。

醫師籲ADHD藥物治療 勿私自停藥

(優活健康網記者張桂榕/綜合報導)媽媽帶著一年半沒回診的阿義,一臉無奈的表示「阿義做什麼都不專心,連爸爸在家盯著寫功課都要摸上好半天」,話沒講完阿義已忍不住插嘴,於是媽媽繼續表示「他就是這樣講不聽,老師現在整天都抱怨他愛頂嘴罵人,我也覺得他狀況越來越差,所以想再讓他重新吃藥…」,阿義不斷反駁,於是診間出現緊繃又沒共識的尷尬氣氛。費盡心力釐清問題,這才發現原來是媽媽私自幫阿義停藥一年,但最近的情況實在是令家人招架不住才再次回診。阿義的媽媽表示「他吃了藥實在是進步很多,但是我去年就是看他吃了藥以後,正餐都不好好吃,想說是會不會是藥物副作用,旁邊的老師跟長輩也一直跟我說小孩子吃太多藥不好,所以我一開始是讓他週末停藥的。沒想到他吃藥習慣越來越鬆散,也沒好好吃飯,反而是零食吃一大堆,跟他講了他卻說是吃不下飯才亂吃東西,已經本末倒置了,現在要進青春期又越來越叛逆,大家卻又怪我不會教,唉…」臺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精神科蔣立德醫師指出,有些和阿義媽媽一樣,認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的孩童吃了藥已有明顯的療效,但仍然因為各種原因與考量,最後選擇了自行停藥觀察。類似的案例,成為兒童青少年精神科診間,不時就會遇到的棘手狀況。ADHD屬先天的神經發展疾病 勿私自停藥蔣立德醫師表示,過去對於ADHD的藥物治療,有所謂「藥物假期」這樣的選項,也就是可以考慮在放假期間停用藥物觀察看看。但近年來,ADHD已經被明確認定是「先天的神經發展疾病」,除了大腦多巴胺的傳導異常以外,這幾年的研究也都發現在腦部發展上也有明顯落後。而若能越早評估並接受規律治療,病人都有不錯的預後。加上研究顯示藥物治療除了改善症狀以外,也同時降低了車禍與其他意外發生率、毒品使用率、甚至自殺風險等,因此除非有特殊狀況,否則藥物假期的治療模式,是越來越不被建議了。畢竟ADHD的症狀,不是只在學習中出現,而且在日常生活的行為上也會造成不同程度的干擾。在重新完整的評估後,又另外花時間處理了阿義的盛怒,好說歹說讓他接受重新服藥治療的選擇。一個月後看到阿義在行為上的進步,這回他跟媽媽是笑著走進診間,在這樣的歷程後,相信他們能記住這次的經驗,別再重蹈覆轍了。蔣立德醫師指出,在開始接受治療後,除了規律服藥以外,放開心來與醫師討論藥物治療模式與各種不同的想法,是非常重要的。

無法搞定交辦事 竟因成人注意力缺失症

(優活健康網記者張桂榕/綜合報導)「成人注意力缺失症」是一種神經生理病症。大約有1/3到2/3的兒童青少年ADHD的症狀會持續到成年乃至終身。例如25歲的鄭姓成人出現「奇怪ㄟ!明明我很認真很努力,卻還是常常出錯,沒法在時效內使命必達,總是在最後一分鐘才完成工作!」對於工作上覺得事情永遠做不完,常被長官和同儕責備,非常氣餒,因此求助於身心醫學科。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身心醫學科主任王明鈺醫師表示,鄭姓患者小時候其實就容易發呆、分心、粗心,忘東忘西,只是因為在課堂上不吵不鬧,所以沒有被師長發現。排除可能其它因素造成專注力缺失的原因,例如癲癬、內分泌、憂鬱症、躁鬱症等因素,因此被確診為「成人注意力缺失症」(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 簡稱ADD)。成人注意力缺失症 可服用藥物治療「成人注意力缺失症」屬於神經發展疾患,大腦前額葉活性不足,容易造成分心,因此王明鈺主任給予鄭姓患者「中樞神經刺激劑」,增加多巴胺傳遞,活化大腦,僅僅一周,鄭姓患者專注力明顯改善,工作也得心應手,比較有成就感,解決長達25年的困擾。小時候忽略治療重要性 長大後嚴重影響工作績效王明鈺醫師指出,根據臨床統計,兒童患有注意力缺失症的比例在台灣約為5%左右,大約一半患者到成人症狀仍持續,盛行率約為2‧5%。這位鄭姓個案小時候容易「發呆,常做白日夢、忘東忘西」,但因為不吵不鬧很容易被忽略,家人可能認為她還小「少一根筋、長大就會好。」但是長大後卻會造成住意力不集中 嚴重影響工作表現。除了生理因素,食品不安全,空氣汙染等外在環境,電視和3C產品的聲光刺激,也可能會導致注意力不集中。王明鈺醫師提醒,如果做事經常「最後一刻才生出來」、忘東忘西、話多插話、焦躁不安、亂發脾氣、執行力差、粗心大意,還嚴重到注意力無法集中,可求診是否罹患 「成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只要經過適當治療,就可以在職場有亮麗表現!

ADHD無法根治?聽聽醫師怎麼說

(優活健康網記者張桂榕/綜合報導)7歲小一生因為上課經常無法專心,注意力與同年紀孩子相比較短暫,回家作業寫不完,還經常忘記帶東西回家,媽媽將他帶至醫院檢查,確診為「小兒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經治療已逐漸穩定。孩子5歲前,注意力與過動的情況不容易被辨別,通常要到5歲開始上學後,才有機會觀察與確診。孩子必須在12歲以前含括多項症狀、行為發生的場域至少超過2個以上,如在家中、學校與安親班等不同情境的表現皆一致,並且症狀持續期間必須大於6個月以上,且確實對生活、學習造成干擾才會在專業判斷下被確診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常見3大症狀羅東博愛醫院身心暨精神科主治醫師吳俊漢表示,ADHD主要被認為與大腦前額葉的發展較慢有關,症狀依不同個體狀況會有不一樣的表現。醫師提醒在課堂上「放空」也是觀察症狀之一,有可能被忽略。1)注意力不足:很容易受外界干擾而分心,注意力短暫,健忘,做事情欠缺條理,粗心大意。2)活動量大:很難靜下來,不停把玩附近物品,愛講話,動作很大。3)衝動:作事魯莽、沒耐性,時常打擾別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治療 分成非藥物治療與藥物治療大腦前額葉的功能在於幫助培養規劃事情的能力,包括:組織、計劃、解決問題,以及按部就班完成事情、不因為衝動就輕易放棄等,因此隨著大腦前額葉功能逐漸成熟,部分孩子在青春期的中後期(約18~20歲),注意力不足與過動的症狀會緩解、穩定、甚至痊癒,而也有相當比例的孩子,隨著年齡增加,自我管理能力隨之提升,進而能夠逐漸為自己找到穩定心緒的方法。對於是否需要用藥,建議家長可再與醫師詳細討論。因ADHD無法專心 並非懶惰或故意搗亂注意力是學習的基礎,當注意力出現問題時,孩子讀書根本沒辦法專心,拖延、動作粗魯、不受控制。不了解ADHD的家長或老師,常把問題歸咎於小朋友個性懶惰、不努力,或是調皮,故意找人麻煩,於是就用更嚴格的方式去要求小朋友。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治療,家長的態度非常重要,當爸媽給予接納、同理與陪伴孩子,對孩子能有正向幫助,並減少孩子的挫折感。同時也建議避免讓孩子經常接觸3C產品,尤其是手持式的手機與平板,以避免加重孩子注意力不足或過動的症狀表現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