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ho 優活健康網
告別初老下垂  |  超人氣托嬰達人  |  uho粉絲專頁

uho優活健康網 〉檢視火線新聞 〉過度堅持唯一自我 造成孤獨病的蔓延

》過度堅持唯一自我 造成孤獨病的蔓延
日期:2018.07.08
◎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近代自我最大的病,就是孤獨。當人覺得已經獨立,就會瞭解到那意味著孤獨。獨立與孤獨有什麼不同?前者在保持自主性與主體性的同時,也能和其他的人保持聯繫。當然,這不是一件單純的事。「主體性」與「和他人之間的聯繫」,有時候會產生矛盾,甚至對立。但是,只有確實地接受這個課題、遂行自己的責任,才能夠嘗到人生的真滋味。

不過,如果按照前述紐曼所說的模式,幫助男性在弒父、弒母之後,與世界重新「建立關係」是女性的任務,那麼女性的自主性在哪裡?如果放棄了浪漫愛情,還有什麼樣的故事可以選擇?這是相當值得深究的問題。

關係中的「溫柔」 因為強加男性英雄形象而少見

孤立化的自我,試圖回復「關係」的時候,「性」(sex)很容易就浮上心頭。性是身體與身體的「關係」。它是本質性的、「毫無遮掩的關係」。但是無法跳脫基督教影響的近代自我,卻只能將它視為違反「精神」的東西,給予低下的評價。因此這種試圖回復關係的行動,總是伴隨著自我鄙視與後悔,反而帶來反效果。

還有,因為近代自我不論在男性或女性身上,都強制加上「男性英雄」的形象,所以男性與女性的關係中,也加入了過多鬥爭的因素。因此,有時候在能清楚地意識到男性角色與女性角色的同性戀之中,反而能夠感覺到親密的關係。

一般認為對建立關係來說很重要的「溫柔」,在同性戀之中比較容易感受得到。照理來說,只要是安定的關係,同性戀沒有什麼不好;但如果同性戀過於普遍,則會造成種族存續的問題。

嗑藥逃避孤獨 反而失去自我

逃避孤獨的方法,還有嗑藥。總是和他人處於分離狀態、自立的自我,藉著藥物的力量,可以消融自己與他人的界線,體驗到奇妙的聯繫與一體感。這看起來雖然像是一種撫慰與療癒,但終究只是暫時的現象,無法真的與自己融合。因此,嗑藥的行為會一再地反覆,用藥的量也會不斷增加。到了一定的程度,連自我也會一併消融,再也談不上什麼「自立」。美國正深受其害。

無法承受極端的「一」時 會發生多重人格

近代自我的背後,是唯一的真神,因此對「一」有所偏好。近代自我相信「我」這個人是有史以來唯一的存在,絲毫沒有懷疑(不相信輪迴轉生),而且固守一夫一妻的原則。這確實是了不起的事情,但它令人感到窒息,卻也是事實。

當人無法承受這極端的「一」的時候,會發生多重人格的症狀,也是可以想像的。「我」這個存在,變得不再是單一的。所謂多重人格,是指一個人變化為各式各樣的人,這些人甚至連名字都不一樣。和一般俗稱的雙重人格、多重人格不同,在真正的多重人格中,每一個「人格」都明確地主張自己,和其他的人格是各自獨立的。這是多重人格症狀的特徵。

不要過度堅持「一」 讓「多」能夠在「一」之中共存

多重人格的案例,最近在美國急速增加,甚至有十六重人格的案例發表,也翻譯成日文出版。大多數的多重人格來自這樣的心理機制─幼年時期所遭受的嚴重創傷,如果原封不動地接受,將會危及生命,因此製造出其他的人格,以迴避創傷帶來的痛苦。因為無法在一個人之中,容納過於強烈的衝突與對立,所以透過人格的分離來延續生命。

筆者認為,如果不要過度堅持「一」,讓「多」能夠在「一」之中共存,以較為鬆散的方式整合自己,反而能夠以一個個人的身分存活下去。因為過於堅持嚴格的「一」,以致分散為多數的「一」,這就是多重人格。

或許來自文化的差異吧!多重人格案例的報告,在美國呈現壓倒性的多數。最近日本雖然也開始增加,但當然和美國比起來數量還算稀少。若要談論文化上的差異,我認為還需要更進一步觀察狀況的發展與演變。只不過,這樣的現象是近代自我的產物,這一點應該是可以斷言的。

(本文摘自/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心靈工坊)

  

其他火線新聞:

廣     告

您的瀏覽器不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