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ho 優活健康網
告別初老下垂  |  超人氣托嬰達人  |  uho粉絲專頁

uho優活健康網 〉檢視火線新聞 〉「信件」用於敘事治療 成為故事媒介

》「信件」用於敘事治療 成為故事媒介
日期:2018.05.06
◎ 記者 林奐妤

(優活健康網記者林奐妤/編輯整理)信件不只是一種文書體裁,更是一種溝通媒介,具有多種用途。在敘事治療中,信件主要用於將生活經驗轉變為敘述或「故事」,符合連貫性與擬真性的標準。因此這些信件與專業信件書寫中的修辭與文體標準有很大的差別。這裡所謂的「專業」信件是指專業人員彼此之間,對於來訪者以及問題所做的往來溝通。通常他們所討論的主角都無法閱讀這些紀錄,而來訪者的命運卻往往由這些紀錄決定。

敘事治療中 「信件」是治療真實建構的一種形式

在敘事治療中,信件是治療的真實建構的一種形式,由所有參與者共享。信件可以當成個案紀錄。個人/家庭是這些信件作品的想像讀者;相反的,某些所謂的「專業權威」會充任個案紀錄的隱形讀者,這類紀錄大多都是個人內在的自我對話。

我們認為敘事信件比專業報告更能正確展現「療效」。如此的信件使治療師能對個人/家庭負責,其次則對他們的專業團體負責。因為信件與其中的資料是共享的對話,而非專業性的獨白,所有相關人士都能閱讀,所以能輕易地改正、質疑或驗證。治療師也需要共同創造一種論述,能在語言上包括所有或幾乎所有成員的對話,同時放棄故做神祕、排他性的專業法則。

敘事治療涵蓋流動的時間、容納更多細節與意義

敘事治療有一些很明顯的優點。首先,是將個人/家庭經驗置放在時間之流的脈絡中。敘事與科學報告不一樣,並不意圖使經驗固定不變,而是可隨時變化。布魯納說明了這種需要:

「除了敘事,我們似乎沒有其他方式描述「流動的時間」(lived time),這不是說沒有其他暫時的形式可加諸於時間的體驗上,而是沒有任何形式能成功捕捉到流動的時間感:鐘錶或日曆的時間形式不行,連續性或循環性的秩序也不行,以上這些形式完全無法做到。」(Bruner,1987, P.12)

其次,「故事」比扼要的「解說架構」更複雜豐富,可以容納更多事件或意圖,並賦予意義。故事有包容性,於是能豐富個人生命,而解說比較具有排他性,忽略範圍之外的事件。敘事能讓流動的經驗建構在流動的時間當中,成為故事的重要情節。

敘事治療由情節所推動 漸漸鼓舞家庭與治療師

敘事治療由情節所推動,隨著時間前進,能夠鼓舞家庭與治療師,展望未來而非回顧過去。所有成員都開始質疑問題故事或主線故事,並追尋新的意義和可能。原本受到壓抑或不被納入紀錄的故事,或從主線故事中浮現,或獨立、平行發展。

替代性故事的發展起源於發掘「特殊意義經驗」,亦即與主線故事互相矛盾或成為令人困惑的特殊經驗。這些特殊意義經驗無法被納入主線故事的情節中,被主線故事視為無意義或不重要。必須以新的故事線,重新安置個人/家庭的經驗才能「改寫故事」,以淘汰原先的主線故事。在這過程中,人們的生活、關係,以及他們與問題之間的關係都被重新描述。布魯納甚至強調:

「最後,由文化形塑並引導自我生命敘說的認知與語言過程,將使我們得到架構知覺經驗、組織記憶,分割並刻意建構生命特定「事件」的權力。最後,我們成為自傳性的敘事,並傳頌我們的生命故事。」(Bruner,1987, P.15)

(本文摘自/故事•知識•權力:敘事治療的力量/心靈工坊)

  

其他火線新聞:

廣     告

您的瀏覽器不支援